小潘杂谈

上下铺兄弟,入亚马逊“厮杀”!贫富背后谁是元凶?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seo博客 2020-08-01 21:15 我要评论( )

“9号楼403室,直走500米,右排第四栋。宿舍其他同学都已经到齐了”。 2013年,在经济系国贸专业的新生入学报到中,吴超是403寝室最晚抵达的那一个。巧合的是,住......

上下铺兄弟,入亚马逊“厮杀”!贫富背后谁是元凶?

“9号楼403室,直走500米,右排第四栋。宿舍其他同学都已经到齐了”。

2013年,在经济系国贸专业的新生入学报到中,吴超是403寝室最晚抵达的那一个。巧合的是,住他下铺的同学也来自东莞,名叫郑军。大学四年,背井离乡的求学之路上,老乡这层特殊关系一直维持着兄弟俩的情谊,直至大四那年的一场变故使兄弟二人分道扬镳、各奔东西。

(应受访人要求,文中两位主人公的名字均为化名。)

大四上学期,在其他同学纷纷进入外贸企业实习之际,吴超和郑军却打着找工作的幌子偷偷跑回了东莞。一个月后,这两位上下铺兄弟就在403寝室成立了两家还未注册的跨境电商公司。人手一台电脑,各自以4万元创业资金同时入驻亚马逊美国站开了两家店铺,吴超卖母婴用品,郑军卖童装。

吴超回忆道,“伪装在校外实习的那一个月,其实我们俩是回老家选品去了。鉴于东莞在童装、母婴用品行业中的产业集群效应,最终我们选择从我堂叔的外贸工厂中低价拿货,修改产品信息和产品描述并在亚马逊上销售”。

虽说俩人都是90后入门小白,可过硬的产品质量和极具竞争力的价格,依旧为他们带来了不少的订单。尤其是郑军的童装店铺,短短3个月时间,为他收回投入成本的同时还带来了1万元的额外收益。

可吴超的母婴用品店铺却没那么幸运。他坦言,店铺整体订单销量都还不错,可是每个月扣除各项成本支出后,整体收益却不如流入订单增长的那般可观。连续3个月观察下来,店铺实际收入还不够回本。“同一起点、同一时间入驻亚马逊,就连广告投入、推广营销方式都几近相同,可是我和郑军之间的贫富差距却越来越大……”

一家店铺风生水起,另一家店铺却入不敷出,这种差距无形之中给了吴超很大的精神压力。店铺净利润连续几个月都不见好转,吴超急了,听郑军提醒调出近期的财务收入数据后,他才意识到了店铺的问题所在。

“刚开始接触亚马逊,我对后台的各项数据和运营入口并不熟悉。经郑军辅导查询过后我才发现,订单丢包、买家退换货的比例非常高,且与此相关的费用结算也错综复杂。”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吴超,开始改进小件包裹的包装方式,敦促堂叔优化产品细节,可每个月的纯利润出入依旧很大。

一次偶然的机会,吴超从深圳一位大卖处得知:亚马逊FBA也有出错的时候,卖家可以就亚马逊FBA的错误操作进行申诉,要求亚马逊退款索赔。打从那天起,除了运营卖货,吴超开始将更多的时间和心思投入到了亚马逊FBA的“稽查纠错”中。然而,数据庞大复杂、多频次的订单流水仅仅依靠吴超一己之力恐难以支撑,几次比对都找寻无果,且人工核查的效率低、出错率高。

“2017年年底,因现金流无力支援亚马逊店铺运营,我最终选择出局。不过,郑军却相继开辟了亚马逊多个站点,毕业后搬离宿舍在深圳成立了一家真正有牌照、有认证的跨境电商公司。他活成了大学时我们梦想的样子,我却被淘汰出局了。”最后,吴超感慨颇多地说道。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转载请注明seohttp://www.hkxiaopan.com

网友点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