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潘杂谈

为什么做操作系统是阿里云迈入2.0的必选项?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seo博客 2020-09-18 15:20 我要评论( )

张建锋在2020云栖大会 由于疫情的原因,阿里云今年的云栖大会也选择在线上举办,与去年阿里云三任总裁高调同台相比,今年的主论坛显得有些低调。 主论坛上,没有任......

为什么做操作系统是阿里云迈入2.0的必选项?

张建锋在2020云栖大会

由于疫情的原因,阿里云今年的云栖大会也选择在线上举办,与去年阿里云三任总裁高调同台相比,今年的主论坛显得有些低调。

主论坛上,没有任何发布仪式和隆重的出场音乐,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只串场发布了两款产品:一款是云电脑“无影”,一款是物流机器人“小蛮驴”。但最重要的是,视频中的张建锋语气平和地向大家表示,成立12年的阿里云宣布迈入2.0时代。

“今天阿里云,我觉得是从原来的1.0升级到2.0版本,由简单狭义的‘飞天’云平台,变成一个既有很好的云平台,再加上上面的数字原生操作系统,共同组成的这么一个复合型平台。”

通过张建锋的介绍,我们感受到,阿里云的1.0和2.0还是有一些挺大的区别,这个区别的产生在于阿里云想通了一些事情,也做出了一些改变:

首先,对于什么是“云”,阿里云有了一个更广范围的定义。早先人们对云计算的理解是IT基础设施、云计算资源,现在阿里云对云的理解是“一系列数字技术的组合”,这其中钉钉这样的端侧应用是这个组合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其次,对于技术有了一些新的理解,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认为,不是技术厉害就可以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解决企业用户与政府客户在数字化创新以及业务创新上的问题,推进数字技术与业务的融合才是现阶段的关键。

另外,阿里云更加坚定了自己做“平台”、做基础设施的大方向,只不过在云的基础上,这个平台是更偏向于端侧的平台。云电脑和无影就是这种性质的产品。

新角色:数字原生操作系统

“阿里云2.0,我认为就是云+数字原生的操作系统一个组合。”

在2020云栖大会上,张建锋给阿里云加了一个“数字原生操作系统”的新角色,这也是他认为阿里云2.0之于1.0的最大差别。

张建锋自己解释,数字原生操作系统是基于云以及上面的协同的、移动的、数据智能的、IoT的一体化的能力操作系统,它是类似于Windows的窗口式系统,基于此企业可以非常容易地进行应用开发。

这个系统又被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云钉一体,第二个部分是云端一体。

为什么做操作系统是阿里云迈入2.0的必选项?

阿里云2.0架构

云钉一体,并不是一个新词,早在今年6月的阿里云峰会上,张建锋就提出了这个概念,意思是要把钉钉与阿里云进行深度融合,形成“云钉一体”的操作系统。企业可以利用钉钉平台,在上面任意选取和构建新的应用,为组织的数字化赋能。

数字原生操作系统最大的变化是“云端一体”的出现。

“云计算已经深刻的改变了IT基础设施的形态,主机时代变成分布式时代。我们相信随着云计算的发展,特别是云业务的发展,端上的形态也会发生一些深刻的变化。”张建锋说。

等于说,C-Key只是企业登录云电脑的打开云上资源的一把钥匙,这个钥匙本身没有任何有效数据,只是用户与云端海量资源的连接器。

在应用上,无影首先会在企业级用户和政府当中商用,应用生态会支持所有的传统应用软件,原来企业所有的软件生态都可以无缝迁移到无影生态中。

整体来看,云电脑之于数字原生操作系统的意义在于,在“云钉一体”实现了企业业务流程数字化之后,云电脑完成了企业“端”侧的全面数字化,企业之前存储在高性能计算机上的资源,可以全部迁移至无影,并且这个过程也赋予了端侧之前没有的强大弹性以及算力支持。

从阿里“商业操作系统”看阿里云2.0

为什么阿里云会这么强调“数字原生操作系统”的概念?

这跟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的定位有很大关系。

单个平台是平台,多平台融合到一起就是一个庞大的商业操作系统。这也是为什么,在拥用N多业务条线之后,一直以来,阿里巴巴都很想讲好“操作系统”的故事。

2019年1月,在阿里巴巴第一届ONE商业大会上,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首次将“商业操作系统”重点提了出来,张勇所说的商业操作系统,其实是要帮助企业实现品牌、商品、销售、营销、渠道管理、服务、资金、物流供应链、制造、组织和信息管理系统等多环节的数字化。

为什么做操作系统是阿里云迈入2.0的必选项?

2019年1月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架构图

在这个商业操作系统中,用户可以调用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中的任何一员,例如良品铺子可以使用天猫开展智慧门店、智慧导购,利用钉钉进行协同办公,利用菜鸟实现供应链优化等等。

基于此,在阿里巴巴整个商业操作系统的规划内,能够为企业提供数字化转型能力的平台不止有阿里云,阿里巴巴经济体内的任何一个都具备帮助相关企业数字化的能力,并且他们比阿里云更贴近用户,张勇提出“商业操作系统”的概念就是想把这些端侧触角用一个无形的力量将他们圈到一起。

用张勇的话说,这个商业操作系统实际是为了实现商业系统、技术系统、组织系统的重构,希望能够形成一个崭新的摸不到、看不着,但是能够贯穿到所有企业运营各个环节的操作系统。

而在这个操作系统中,阿里云的准确定位是“技术底座”,即便是探索端侧应用,阿里云智能作为阿里巴巴经济体平台化“底座”的职能是不会变的。因为更上层更垂直的应用实际上是由阿里巴巴旗下的其他端侧触角来做的。

比如店铺数字化可以交给天猫、淘宝,支付数字化交给蚂蚁金服,供应链数字化有菜鸟、盒马、阿里巴巴国际站等等。

所以,阿里云2.0对平台化的端侧产品的探索,一部分原因是基于阿里巴巴整体“商业操作系统”战略展开的,因为这样既可以推动自身发展,也可以继续为阿里巴巴经济体提供优先适用的创新力。

就像云电脑无影和物流机器人小蛮驴一样,在行业价值之外,它们的第一位客户,都先是阿里巴巴自己。

大方向:继续做能够平台化的端侧应用

“阿里巴巴最大的特点就是解决一个问题,我们不是做一个技术,我们是为了解决一个问题……很朴素的理解解决一个问题一定有价值的。”张建锋在讨论阿里云新产品诞生时表达了这样的观点。

未来,基于阿里巴巴这样一个几千亿市值的经济体,阿里云要发现和解决的平台性问题还有很多。所以,从云钉一体、到云端一体,阿里云的数字原生操作系统在不久的将来很大可能还会增加新成员。

张建锋在进行小范围交流时,透露了这种稍显模糊的野心:“我是怎么理解云钉一体的,我们既是云钉一体,与云钉计算也是一体的,与云钉IOT也是一体,所以是很多东西的一体,它才是重新定义了云计算,这是真正的云体系。”

因此看出,在“云钉一体”的大概念下,还包含着在钉钉之外的计算、IoT等应用,这也意味着阿里云还可能会继续孵化能够与“云”一体化的端侧应用。

只不过,与其他云服务商不同的是,阿里云要做的端侧应用,还要在前面加一个限定词——“平台化”。

达摩院在2020云栖大会上推出的物流机器人“小蛮驴”就是这样一个兼具端侧应用和平台化的产品。

张建锋也是从这个观点来看待“小蛮驴”的诞生以及小蛮驴能够被赋予的平台化功能。他认为,小蛮驴是自动驾驶技术与产业融合的产物,只不过与特斯拉将自动驾驶技术垂直应用在汽车行业不同的是,阿里将自动驾驶应用在了与自身业务融合度更高的终端物流领域,并且小蛮驴也不只是一个只有四个轮子的物流机器人,它在本质上是一个自动移动配送平台,只不过终端物流是这个机器人平台选择的第一个落地场景而已。

官方资料显示,未来,基于对物流机器人的探索,达摩院自动驾驶实验室会将移动机器人的通用能力(硬件方案、软件算法、端云一体服务能力)沉淀到了智能机器人平台。

这种平台化的思路,也体现在云栖大会期间天猫精灵发布的AliGenie5.0人机交互系统。天猫精灵AliGenie5.0人机交互系统是首次将唇动、手势、语音语义等多种形态的信息输入融合在一起,可通过多模态感知的方式理解人类的交流意图,并直接给出反馈。该系统目前也以平台化的方式,开放给了合作伙伴。

“我们是很谨慎的在做业务中台、数据中台,包括钉钉这样的协同办公平台,因为我们希望能够保持足够的简洁性。但凡做平台化的公司都是简单的公司,它都不会做复杂的业务,不会做复杂的医保系统、税务系统。当然我们也希望行业有变革,所以我们也是会参与这些项目,获得一些行业知识。但行业知识不是为了去做垂直系统,是为了积累平台化的能力。”张建锋强调。

既要抓住端侧产品贴近用户,又要做平台化的产品,放大自身价值,这是阿里云目前做云计算的新思路。未来可以预见的是,在阿里云这个数字原生操作系统上,基于技术与阿里巴巴现有产业的融合,还会诞生更多垂直的平台化产品,这个产品不止于无影、不止于小蛮驴,也不止于钉钉。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转载请注明seohttp://www.hkxiaopan.com

网友点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