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重庆网络营销 > 小潘杂谈 >

朱一旦“感谢热搜”,左拆家“不是红人”

在微博成名时,@左拆家 甚至都没有微博账号。

“我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什么红人,我只是因为运气好,突然让大家从各个渠道去认识了我。”登上微博“超级红人节”舞台的左拆家,把获得的成就都归功于幸运。

从7月开通微博账号到粉丝量破百万,左拆家仅仅用了23天;从无名草根到红人节V峰会的演讲嘉宾,间隔不到三个月。

10月19日,“2020微博超级红人节”正式拉开帷幕,自2016年以来,这个汇聚全网红人的盛典已经连续举办五年。

这次前来分享的,有@朱一旦的枯燥生活、@曹导 等视频创作者,张晋、杨迪等明星,也有薇娅、李子柒等知名网络红人。他们的“成名地点”,并非都是微博,但他们却早已成为微博红人生态的一部分。

微博已经成为网络大V的“净流入”之地。越来越多的创作者,选择通过视频的方式,在微博分享自己的观察和思考。

朱一旦“感谢热搜”,左拆家“不是红人”

“捕获”全网视频红人

@左拆家 入驻微博是个偶然,身为退伍军人的他,正和妻子忙于服饰电商创业。在打包之余,他喜欢顶着“猪头”特效,用视频的形式,和2000多名粉丝聊聊在部队的生活,只是在小圈子里自娱自乐。

今年7月,微博加V认证为“知名幽默搞笑达人”的博主@幽默蓝孩 将左拆家早期一段“去粑粑山出公差”的视频分享到了微博,很快收获了千万播放。

这则视频讲述了他在海岛当兵时,本以为“出公差”能逃避训练,却被拉去了“粑粑山”给菜地补充堆肥,挖了两车粪的经历。看过左拆家的视频,网友们发现,部队生活原来这么有意思,在点赞和转发的助力下,视频被推上了热搜。

左拆家在“2020微博超级红人节”进行分享

很快,左拆家就接到了微博官方的入驻邀请。“当时我一度以为是个电信诈骗,因为我连微博的账号都没有,就把电话给挂了。”在微博工作人员耐心的联系和指导下,左拆家正式入驻微博,开始向更多人分享自己的部队生活。

在微博上,左拆家经常收到退伍军人的投稿,经过他绘声绘色的讲述,这些来自普通人的故事变得鲜活有趣。“因为大家的分享,我知道了不少人的家长里短。”左拆家笑着说。

同样是讲故事,系列视频《朱一旦的枯燥生活》更讲究黑色幽默,在呈现故事的基础上,还需要引起观看者的共鸣。“我们的内容是源于生活的,只是把一些故事更加戏谑更加放大了,黑色幽默本来就是这样的。”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朱一旦团队做了两件事:刷热搜榜,看私信和评论区。

“微博给我们提供了特别多的素材,因为我们很多都是根据热点来创作的。”对于微博和热搜榜,朱一旦表示十分感谢。根据热搜榜,创作者可以高效生产视频,并针对用户的关注点进行发散创作,从而获得更多的关注和流量。网友们的私信,给团队带来了不少灵感,不断变动的热搜,也能让视频作品保持新鲜度。

朱一旦坦言,平时遇到最多的问题是播放平台限流,但微博从来不会对他们的视频限流,并且还会给予一定程度上的加持,让好的内容被更多人发现。

不少明星也习惯于在微博上发布视频,vlog的形式自由轻松,让外界看到了他们的另一面。张晋喜欢在微博分享日常生活,欧阳娜娜的留学生活vlog在微博出圈,唐艺昕产后复出的首支vlog也登上热搜。

在2020微博超级红人节上,微博高级副总裁曹增辉公布了平台最新数据:截至今年8月,微博头部作者规模已突破100万,其中大V用户规模接近8万,与此同时,平台日均视频原创发布量和长文发布量分别达到150万和70万,基于话题的原创发布量达到730万。

从入驻、创作到发布,微博让做视频变得更简单,也让传播更有效。这些看得见的帮助,吸引着创作者到微博开辟自己的一片天地,实现圈层的突破。

跨越圈层的力量

身处当今的互联网场域,能否“出圈”,已经成了判断创作者影响力的重要衡量标准。在微博的助力下,习惯创作图文的大V,也能成为视频创作者,岌岌无名的草根博主,可以一跃成为网络红人。

此前在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的访谈中,曹增辉表示,微博在PGC方面的优势之一,就是能帮大号“出圈”,做大社交资产,构建公众影响力。他认为,微博与其它平台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其公共属性。“两个不同领域的人,能够因为一个公共事件而聚集在微博,交流看法,这是微博的强项。”

过去的微博,以图文内容见长,积累了一大批擅长写作的内容创作者。如今,随着视频浪潮的崛起,越来越多的图文创作者选择转型视频,微博在图文时代积累的竞争力,正延续到视频时代。@花总丢了金箍棒,就是其中的代表。

2018年,花总通过视频《杯子的秘密》曝光国内品牌酒店卫生乱象问题,在微博引发大量讨论。这是他第一个由视频引爆的案例,也坚定了他从图文转型视频的信心。经过了一系列试错,花总将自己定位为“博客新闻创作者”,跳脱出传统纪录片的格式,以vlog形式去记录。

疫情期间,他跟拍游走于土耳其、沙特、伊朗等地的口罩商人林栋,创作了纪录片《口罩猎人》。这部纪录片在微博引发了大量讨论和传播,多次冲上热搜榜前10名,阅读量高达2.2亿。

在花总看来,社交关系是网生视频传播的重要纽带,算法推荐永远无法取代社交分发。微博,不仅是视频播放平台,更是传播平台、博主和粉丝的互动平台、舆论生长平台,让视频能够快速破圈。

知名科技博主@阑夕,在互联网早已小有名气,他转型视频的原因是感到焦虑——年轻用户视频消费的占比越来越高,和图文相比,视频的体验门槛更低。最终,阑夕将自己的视频路线定位在观点+通识内容的组合:一方面替用户说出心里话,另一方面提供知识的增量。

今年8月,阑夕的视频《为什么大家普遍都不相信奋斗这个话题》冲上了微博全站视频播放日榜的第一位,曝光量达1400多万,还登上了微博热搜榜。

在总结经验时,阑夕说道:“整个中国互联网都很难再有第二个像微博这样,可以打破所有圈层的一个公共场景了,正好微博今年也在发力视频。所以我们也很快就发现了视频在微博上的爆发力,包括内容加上讨论的信息组织结构,也是微博作为视频传播载体的一个优点。”

与花总和阑夕相比,左拆家的出圈历程几乎是“从0起步”。

他的电商生意,从微博流量中受益颇多。本来生意平淡,在等上微博热搜后,店铺销量直线上涨,甚至体验了一把“一夜爆仓”的感觉。“从微博热搜蜂拥而至到淘宝店铺的流量,让我的订单量一下暴增了十倍,我不得不重新找场地,并靠着请临时工打包才撑到了今天。”左拆家说。

做视频只是左拆家的副业,微博较高的自由度和互动性,让他能从容地平衡做视频和打包发货的时间。

“对我这种草根创作者,甚至连配合度都很低的账号来说,微博也能平等对待。”左拆家说道,“这2个月相处下来,真的不用他们来对我提什么要求的,我也愿意去给微博站台。”

当红人成为职业

视频能够带来流量和知名度,也为擅长视频制作的红人带来新的工作模式。作为vlogger,他们收获了一份不一样的工作,能够以自己想要的方式,更加自由地生活,绽放自己的灵感。

知名博主@曹导 凭借旅行视频圈粉无数,疫情期间,她选择用职业体验的方式,延续自己的“旅程”。今年7月,曹导一期体验外卖员工作的视频,让她单集涨粉超30万+,成为了大爆款,也让大众看到了外卖员真实的生活状态。

通过视频,曹导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商场是否有权阻止外卖员入内?位处封闭空间的美食档口如何保障食品安全和消防安全?外卖派单系统为骑手安排逆行路线,是否合理?

在微博上,短视频并不只是娱乐内容、生活方式的载体,也能够表达拍摄者对社会的观察,一些讨论会引爆舆论,进一步进入媒体的视野,触达更多圈层的人。

虽然做出过大爆款,曹导也并没有因此迷失,流量不是她做视频的唯一驱动。“我其实特别害怕被流量裹胁,失去一部分的真我,变得不那么像自己了。所以我不太想去追热点,还是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东西。”

就算是她经常拍摄的旅行vlog,也只专注于她所擅长的生活方式。有人建议她也拍拍美食和探店,她很干脆地说,因为不会拍,所以根本不会去拍。

在红人节的对谈中她说道,假如中了15亿美元的大奖,也希望能够继续拍下去,因为拍摄视频是她最热爱的事情。“我还是想去旅行,还是想去体验,但是可能拍起来会更轻松,没那么大压力。我就可以不考虑什么运镜,把它完全真实地拍下来。”

在成为全职vlogger前,曹导在一个创业公司制作亚马逊旅行求生挑战的vlog,推出之后效果不错,这让她意识到可以自己试试。

“vlogger这个身份给了我很大的自由,我可以自己决定时间表,自己决定我想生活在哪里。”曹导觉得,这份工作给了她更多时间和家人相处,也可以选择生活在不同的城市。

这个职业给曹导带来的最大感动,来自于网友们的留言。“网友会跟我说谢谢你,让我看到了更多元的世界,谢谢你让我看到了生活还可以这样子过,可以去冒这样的险,可以去跟陌生人变成特别好的朋友。”

曹导的vlog,让人们看到了生活的另一种可能性。这也是微博正在做的,通过推出视频号,为创作者提供更多扶持和曝光机会。

在当下的互联网江湖,视频已经成了必不可少的一环,但微博依然是创作者们首选的展示窗口之一。在微博,新鲜的话题能够助力创作,多元的舆论场也能助力破圈,许多新的可能性,在这里不断涌现。

来到2020年,“超级红人节”已经走过了5个年头,前来分享的视频博主,比例正变得越来越大。图文和视频作为不同的表现方式,将在微博继续共生,互相借力。

更多的视频作品,会在微博生根,发芽。

本文由重庆小潘seo博客网发布,不代表重庆小潘seo博客网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hkxiaopan.com/column/xiaopan/67945.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86345

工作日: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