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潘杂谈

是什么让环球音乐认准网易云?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seo博客 2020-08-15 14:45 我要评论( )

题图 | 视觉中国 今日,网易云音乐与环球音乐集团(Universal Music Group, 简称UMG)联合宣布达成数年期全新战略合作,在此合作框架下,网易云音乐不仅将获得环球......

是什么让环球音乐认准网易云?

题图 | 视觉中国

今日,网易云音乐与环球音乐集团(Universal Music Group, 简称UMG)联合宣布达成数年期全新战略合作,在此合作框架下,网易云音乐不仅将获得环球音乐的曲库授权,双方还将共同探索在音乐产品、服务和宣发层面更多创新领域开展更深入广泛的合作。

是什么让环球音乐认准网易云?

值得注意的是,在双方的合作讯息中,专门提到:“基于网易云音乐独有的社区氛围,在传统的流媒体服务之外,此次环球音乐的曲库合作延展到了全新的社区产品——Mlog,以及其他丰富多样的音乐使用场景。”

今年早些时候,网易云音乐陆续宣布与吉卜力工作室、滚石唱片、少城时代、华纳版权达成合作,并将《歌手·当打之年》《我们的乐队》《朋友请听好》《声临其境》第三季等多部综艺音乐版权收入囊中,在版权领域一路斩获实绩。

而长久以来,被认为藩篱森严的音乐版权领域,也悄然发生着变化。到今天,可以说,中国音乐市场的独家版权模式,已被打破。“灰歌单”的时代,未来或将一去不复返。

其背后的催化剂,除了理性的商业考量,还有新音乐消费者基于兴趣社区互动所带来的改变,基于音乐互动并热衷于二次创作的年轻听众正在音乐消费文化中拥有越来越强的话语权,甚至不仅是版权,整个音乐的商业模式都正在他们的每一次收听与上传中重构。

不灰的歌单,彩色的用户

前几年,网易云的灰歌单,成为大众热议的话题。那是音乐行业重新探索的混沌时代,“得版权者得天下”曾经是舆论的风向,但经过多年摸索之后,发现并不完全是这么一回事。

版权固然重要,但是版权的价值,并非简单的“拥有并收听”的过程,听众,特别是对于没有经历过唱片时代的年轻听众来说,“拥有很多歌”并不完全吸引人,“给与他们听歌的意义”显得更为重要。

其实类似的版权困境曾经也发生在二次元领域。早年间一些原本无人问津,由B站“圈地自萌”的日本动画版权,忽然就成为了各大平台的香饽饽。无论是乐视、爱奇艺还是优酷等视频平台,仿佛一夜开窍,纷纷开始争抢版权。

当时视频网站将图景设想得十分美好:只要拥有足够多的版权,就能将B站的“老二次元”们吸引到自己的平台,完成年轻化的再造。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版权割据,并没有给任何一家视频网站带来打造二次元社区的机会。这些番剧如果免费播出,许多观众“白嫖”之后还是回B站进行讨论和二创。少量尝试收费播出时,许多人却宁愿选择观看盗版。此时视频平台方才意识到,光拥有版权没用,如果没有成熟的兴趣社区作为底座,版权很可能仅仅是成本和风险。

回到音乐行业,网易云音乐曾经在版权受限的情况下,依然维持了极高的活跃度和传播量,原因就在于社区里各种评论,各种原创音乐、歌单乃至电台内容,都可以深刻的影响其主要受众——年轻人的内容消费倾向。

概言之,拥有兴趣社区不仅意味着拥有用户黏性,而且还意味着,拥有了海量UGC的二次创作内容,这些内容产生的传播,能够极大的延展版权内容本身的生命力。而这,才是版权价值最大化的唯一方式。

版权降噪,音乐升温

自今年以来,曾经白热化的版权战,趋于平衡与合理。

在独家版权模式下,多家音乐平台为抢夺版权陷入非理性竞争的价格战。在音乐平台和唱片公司的共同助推下,版权费水涨船高。同时,由于版权授权协议一般两到三年会重新签订一次,在卖方市场下,音乐平台为了避免用户流失到其他平台,往往会选择接受更高溢价的版权费。

而随着新的一波年轻人进入音乐世界,各家都意识到,版权上的恶性竞争,似乎并不能给他们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因此理性对待版权,成为眼下的主旋律。

眼下音乐平台基本上是走两条路:凭借版权优势吸引流量,再通过流量探索各种变现手段。或者先通过社区运营笼络年轻人的欢心,再持续补齐版权存量短板,同时发展版权增量。

网易云音乐显然是后者,并且在版权战降温的现在,初步尝到了甜头。由于有多年社区经验,对于音乐消费者的喜好、行为有充足的了解,当版权带来的“灰歌单”问题逐渐消散,其在艰难时期摸索出的音乐宣发能力,以及在年轻人心智中的品牌优势,加之优质的社区氛围都在放大存量的版权音乐的价值。

与此同时,这些年网易云音乐从社区的UGC中,又重新挖掘出许多新的音乐人,他们或者将老歌重新进行高质量的演绎,要么创作出全新的歌曲,形成了一个全新的音乐创作良性生态。这种生态的持续建立,又反过来帮助网易云音乐得到了版权方的认可。

例如,去年网易云音乐找来尤长靖、钱正昊、焦迈奇、蔡程昱、沈以诚、朱星杰、火箭少女101赖美云,开启了翻唱经典华语歌曲的“青春重置计划”,将S.H.E的《中国话》、林宥嘉的《神秘嘉宾》等十余首发行了十年左右的歌曲,用当下年轻音乐偶像的声音进行翻唱,以图重新挖掘这些歌曲的价值。

结果出乎意料的不错,截至去年9月,“青春重置计划”5个月间累计播放即达到8亿次,评论超过54万,分享量超过300万。多首歌曲上线几日,播放量即突破千万。

而在这个过程中,新的商业模式也正在浮出水面:对于产业端,网易云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帮助版权方推歌、打歌的平台,更是可以为其挖掘新的音乐人与音乐形式,使其真正成为一个线上的Livehouse,在与听众的不断互动中,积累经验与数据,实现音乐的精准触达的破圈。

以环球音乐为例,作为全球最大唱片公司,其旗下不仅拥有欧美乐坛的“顶流”音乐人如Taylor Swift, Ariana Grande, Justin Bieber, Katy Perry, Drake,Billie Eilish, Troye Sivan等,还拥有华语乐坛旗帜性音乐人如张学友、陈奕迅、谭咏麟、吴亦凡、郎朗、孙燕姿、张惠妹、梁咏琪、吴青峰等。其华语音乐曲库更拥有邓丽君、张国荣、王菲、Beyond等典藏内容。在活跃的社区中,这些经典IP的价值拥有广阔的放大空间。

是什么让环球音乐认准网易云?

而对于听众,抱怨“为什么现在没有新歌和新歌手”的十年症结也有了被打破的可能。

新一代音乐消费群体更加分众化,不同圈层的精品音乐,不同圈层的音乐偶像,会得到不同群体的赏识。

那些新的音乐人,通过翻唱和改编老歌,不仅使存量版权得以焕发新的光彩,他们自己也会得到更大众化的认同。而这些来自不同圈层的音乐人,带来的不同类型的新音乐,也会得到更广泛的传播,形成“老歌带新歌”的良性互动,并在最后,成为新的歌曲传播价值链。

在厚积薄发的理念下,坚守长期价值的网易云音乐,在经历了种种困难之后,拨云见日,看见了一种突破音乐行业长期桎梏的可能性。尽管这仍是一种期货,种种可见的挑战依然摆在眼前:比如用户的付费习惯究竟如何建立,比如版权费用的ROI依然是重要命题。

但对于人们离不开的音乐,以及始终在艺术与商业罅隙中探索的音乐人来说,终究是看到了一切向好的期望。

这是音乐的胜利,也是社区的胜利。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转载请注明seohttp://www.hkxiaopan.com

网友点评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精彩导读